banner.gif adie's blog
主页 博客 胭脂泪,相留醉,几时重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
统计
日志总数: 127
评论总数: 123
日志分类
日志归档
最近日志
最近评论
订阅
rss2.gif

atom.gif

google_rss
yc.gif 【饮血江湖】 阅读 4793 次

饮血江湖(1)

2010-03-07 14:41:41
    残阳似血,在云彩和河水的反射下,天地都笼罩在一片鲜红的霞光之中。
    肖不平沿着河边的小道缓步而行。黄昏的太阳已经不再凌厉,但残留在地面的热气依然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肖不平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,刚刚涌过来的一股热浪几乎让他窒息。
    看来暴风雨就快来了,肖不平心里这样想着。虽然天上看不到一块乌云,但他的直觉告诉他,今夜一定有一场大雨。
    他并没有加快自己的脚步,他心里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,对于今晚要做的事情:杀人。
    他是一个职业杀手,虽然他杀过的人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了,但他并没有麻木,每次杀人的时候他还是非常的激动,看到鲜血从别人身体里涌出来,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也仿佛沸腾了一般的跳动,让他兴奋不已。他觉得杀手这份职业真的很适合自己,别的人看到血都会觉得心惊,胆小的甚至会害怕得晕过去。即便是他的同行,不少人做完一次都要休息好几天,这几天看到肉都会觉得恶心。而肖不平却不一样,鲜血不仅不能让他恐惧,反而让他更加兴奋,所以虽然他武功平平,也没做过什么大案子,但却得到了一个外号:嗜血魔君。这越发让他觉得自己天生就是来做杀手的。

    肖不平对自己感到很满意,酷热的天气也没能让他疲倦意懒,他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他第一次杀人时的情景:
    那年他九岁,也是在一个如此火热的夏天。一群平时经常欺负他的孩子们,再一次的,把他逼到了山脚的斜坡上,强逼着他叫他们“爷爷”。
    “好孙子,赶快叫吧,给爷爷磕个头,爷就放你走,要不然今天要你好看!”说话的算是这群孩子当中的一个头,名叫陆青。其余几个都随声附和着:“快叫!快叫!”,“揍他!”,“围好了,别让这小子溜了!”。
    肖不平咬着自己脸部的肌肉,紧闭着嘴唇,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,死死的盯着陆青。
    陆青看到他这副表情,心头火起,大吼一声:“上!”。
    两个孩子一人抱住肖不平的一条腿,往后面一拉,肖不平整个人便向前扑倒,陆青正站在肖不平的前面,肖不平便向陆青怀里扑去。这时另外两个人一人抓住肖不平的一只手,把他拉住,陆青往后退了两步,肖不平手脚都被人制住,无处着力,只能任凭他们拉着往地下扑去,刚倒在地下,陆青便翻身骑到了肖不平的背上,拉住肖不平手脚的四个人也蹲下来使劲的把他的手脚的按在地上。陆青一脸的得意,问道:“服不服?”
    肖不平依然闭口不答,虽然手脚都被按住,但身体着地后便有了借力之处,于是使劲的翻动着身体来反抗。
    陆青骑在肖不平的背上主要靠体重来压住他,见他依然不服自己,使劲的翻动身体,自己此时已经没有其他可以发力之处,身体随着肖不平的扭动上下颠簸,显然自己的体重压不住他身体上的力量,于是用手抓住肖不平的头发,把他侧着的脸搬正朝向地面,使劲的往地下按,剩下的人见状也来帮忙,使劲的压肖不平的头。
    肖不平的脸紧紧的贴在地上,说不出的难受,他闻到了泥土的味道,嘴里已经塞入了不少的泥土,呼吸的时候也会吸入泥土,于是他只好屏住呼吸,不一会就憋得满脸通红,身体也停止了扭动。
    陆青见他不再反抗,又问道:“知道大爷的厉害了吧?还服不服?”,见他嘴唇扭动,陆青以为已经将他制服,要回答自己,于是把他的头往上抬了一点,让他嘴唇离开地面可以说话。
    肖不平脸离开地面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“噗”的一声把口里的泥土吐了出来,咬牙切齿的叫道:“我!操!你!妈!!”
    陆青怒不可遏,满脸发青,叫道:“你他妈的找死!”说着,抓住肖不平的头疯狂的往地下撞去。
    这里虽然是柔软的泥土,但是经过这几天的烈日,水分已经蒸发干了,泥土也已经有了硬度。肖不平被陆青抓住撞了几次,已经头晕眼花,鼻子开始流血。
    大家看见肖不平身体软绵绵的,已经没有了力气,鼻子也开始冒血,都害怕了,一溜烟都跑掉了。
    陆青见众人都跑了,也有点害怕,看到地上的血,心里有点发憷,但是觉得如果也像大家那样跑掉,岂不表示自己怕了?那样以后也太没面子了!于是强装镇定,问道:“服了吗?”,手上却已经松软了下来。
    肖不平虽然被撞得头晕眼花,等陆青停下来后就不那么难受了,虽然鼻子在流血,却感觉不到疼痛。看到众人已经跑了,手脚都已经松开,而陆青还在那里强撑,便假装已经没有力气反抗,慢慢的积蓄力量。
    突然,肖不平猛然一个翻身,陆青出乎意料,从肖不平身上滑了下来,还没反应过来,肖不平已经扑了上来,把陆青压倒在身下,骑到了他胸口上。
    陆青一声惊呼:“你……”,还没说完,只见肖不平用手擦了一下鼻子流出来的鲜血,立即伸手过来掐住了陆青的脖子。
    肖不平心里充满了愤恨,死死的掐住陆青的脖子,陆青开始挣扎,肖不平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颠簸摇摆,胳膊、胸前都被陆青抓得生疼,但他双手依然死死的压在陆青的脖子上。慢慢得,陆青的挣扎变得越来越缓慢,越来越无力,最后终于停止了下来。
    肖不平放开了双手,兴奋不已,见不远处有一块比手掌略大的石头,便过去拿了起来,狠狠的向陆青的头部砸了下去,一次,两次,三次……, 直到实在没有力气了才停下来坐在了旁边。陆青早已血肉模糊,整个脑部的骨头都露了出来,看上去无比的恐怖。
    肖不平休息够了,觉得还不解气,于是在陆青的头上拉了泡屎才慢慢离去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不久,经常欺负肖不平的那几个孩子也都先后失踪了。虽然没人知道怎么回事,但心里都有点感觉,看到肖不平,都充满了恐惧。肖不平喜欢这种感觉,现在该轮到他来欺负别人了,没有人敢对他说“不”,他现在成了这堆孩子们的“头”了。他带着这群人开始偷,开始抢,杀人放火,在他十三岁那年强奸了一个女子之后更是无恶不作。终于,纸包不住火,肖不平的恶行慢慢被暴露,官府也开始派人来调查了,肖不平无法,只好离家逃走,那年他十五岁。

▲评论

X 正在回复:
姓 名: 留下更多信息
性 别:
邮 件:
主 页:
Q Q:
来 自:
职 业:
评 论:
验 证:


Valid HTML 4.01 Strict Valid CSS!
Copyleft.A!die Software Studio.ADSS
Power by webmaster@adintr.com